重塑人生心理咨询欢迎您
首页 | 中心介绍 | 服务内容 | VIP专题 | 癌症专题 | 心理博客 | 心理知识 | EAP服务 | 咨询督导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重塑人生理念
      重塑人生团队
      冯老师的故事
      冯老师的著作
      抑郁症专题
      强迫症专题
      亲子关系
      婚姻情感
      心灵成长培训
      EAP服务
      联系我们
      咨询方式
      心理博客
      心理论坛
走出抑郁
2009-2-17 15:32:58 浏览次数:8601

    我于2001年从重庆市政府机关辞职去美国留学,现在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我辞职的主要原因是不能处理好同领导的关系,辞职前的一段时间心情极度痛苦,找不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当时的情形是坐立不安。我的太太能感觉到我不安的神情,却不能感觉我内心的痛苦,当然更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从物质条件来说当时已经很不错,所以太太弄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出国。当时如果不出国我的内心很快就会崩溃,这种痛苦是他人无法理解的。当时天真地认为,只要换了环境心情自然会好起来。

    来到美国,如梦方醒,美国不是世外桃源。说来也很奇怪,来美国之前曾认为美国人都是很纯真的,不需要处理人际关系,觉得美国是另外一个世界,来到美国才知道,虽然我们的文化同美国有很大差别,但是作为人来说,美国人同中国人的共性远远大于差异,无论是白人、黑人或西班牙人(南美洲移民),他们也讲人际关系,当他们不喜欢某个人的时候,他们也会从言语或行动中表现出来。特别是同美国人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你会发现除了有限的差别之外,如见面要预约,吃饭各付各的钱,他们好像同中国人没有太大差别。

    来到美国并没有让我的心情得到改善,相反由于经济上的原因却增加了心理的负担,在交完学费和购车之后,带去的十几万元人民币所剩无几,于是我很快就加入到打工的行列,由国内吃饭的变成了美国一个端盘子的,还经常遭到老板的训斥,心情的失落可想而知,这个时候我真想一个人躲到西伯利亚去,过一个猎人的生活。

    但是在我成为一个猎人之前,灾难发生了。直接原因是,我同老板关系特别僵,吵过几次架,开始时每天晚上做噩梦,并经常半夜惊醒,全身出汗。随后是特别容易发火,一点小事都忍不住,无论对自己的孩子、太太或其他人,发了火以后又特别后悔,会对自己说:“我怎么会这样没有涵养呢?”到五月的一天,我开始感到无缘无故的害怕,并且心情极度低落并完全无法摆脱,紧接着开始连续一周的失眠,一点也睡不着,并且全身焦虑不安,感觉到自己要大难临头。
    一天晚上,我开车去接太太,突然间我完全不行了,心理发慌,开始抱着太太哭泣,对太太说:“我不行了,你赶快回国”。太太听了我的话,既害怕又吃惊。太太以为我一定是累着了,于是用四川的土方子给我刮背,又专门从波士顿买回了酸菜熬菜汤去寒,但所有的一切都无济于事。 由于我对心理健康知识不了解,把许许多多的心理对抗视为理所当然,更不知道怎样去防范和治疗,以至持续一个星期失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里说的失眠指的是通宵未眠,也就是说每天晚上睡眠没有超过十分钟,因为内心极度恐慌,刚刚能合上眼睛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抽动。为了解决睡觉,我可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没有患病前我在车上容易打顿儿,我想肯定在车上能睡着,于是自己把被子从房间抱到车上,在车上也睡不着,于是又把被子从车上搬回房间,就这样来回折腾,最终还是睡不着。接着开始是从腹部到腿部出现针刺感,整个人已经是热锅里的蚂蚁,好像自己要发疯和失控的感觉,我同国内家人通电话时,家里人以为我已经疯了,一方面是我已经完全不行了,在电话中我是又哭又叫,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村里另外一个美国留学生在我之前已经出现了精神分裂,当然我此时的状态也让我家人想到了我死去的母亲,哥哥在接到我的电话时无可奈何地说:“怎么美国那个地方容易出那种病?”当然家里人也是想尽一切办法,在祖宗坟上又烧钱、烧纸,又请道士作法,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当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后来到学校保险指定的医院去开药,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患有重度抑郁症。我当时的情况属于抑郁中的焦虑恐惧发作,我上网查了抑郁症,我心理非常害怕,因为抑郁的治愈率是非常低的;我发作时主要表现是焦虑,我多么希望自己是焦虑症而不是抑郁症。于是我开始吃药,这类药物的副作用非常之大,我吃药的时候是夏天,但是嘴唇都干裂出血,全身打哆嗦,直到一个月后药物才发生作用。

    一个月后,我再去同样的医院开药,医生死活不开,要我去看心理医生。于是我打电话做预约,可是最快的预约也要到20多天之后。这时,我简直欲哭无泪,国内的药寄不到,美国的药又买不到,因为美国的处方药管制特别严,据说美国一位中国留学生就是因为自己开药而被判了重罪。

    这个时候,太太要我回国,我告诉她:“美国是世界上心理学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在美国治不好,回国更困难”。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留在美国治疗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没有药物的十多天,简直是要我的命。接着我开始调整保险,我开始交纳每月320美元的最贵医疗保险,并接受药物和心理治疗。事实同我想象有很大出入,美国心理医生并不是个个身怀绝技,很多心理医生也没有好的方法。我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换了几个心理医生,结果都让我大失所望。

    紧接着我开始研究美国人是如何认识和治疗抑郁症的,美国在这方面的资料非常多,我从图书馆借阅了大量的书籍。有一本书给我的印象比较深,作者讲述了他患抑郁的情况,说他自己是遗传造成的,他走了很多地方,并且经常参加抑郁症患者协会的活动,一次抑郁症患者协会组织者对参加人说:“抑郁症是治不好的,只能做一些控制工作。” 这句话不仅让作者感到抑郁,也让我意识到治疗抑郁的艰巨性。后来作者总结出他成功治愈抑郁的有效方法是:他尝试了一百多种药,最后选择了其中的三种并认为是最有效的,并一直坚持服用,显然这不是我所寻求的答案。随后我又看到了新近一期的美国健康杂志,教人们如何维护自己的心情,因为很多人对抑郁失去了信心,并且经常说:“抑郁总是困扰我。”为此这本杂志专门纠正人们的这种思想,作者说:“抑郁总是困扰我是不对的,准确的说是抑郁来了又走了”。随后我又专门了解了我所在的罗得岛州著名大学布朗大学同巴特勒精神医院合作对付抑郁症和焦虑症的研究项目,他们都不能从根本上治愈抑郁症和焦虑症等心理障碍。也就是说,从目前情况来看,医学最发达的美国尚不能有效治愈各种心理疾病,整个医学界还没有特别的办法对付抑郁和焦虑等心理障碍,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像张国荣,陈宝莲等人所选择的道路,因为心理的疾病是非常痛苦的,真可谓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我当时除了担心自己的病情以外,还特别害怕孩子患有抑郁,有时觉得孩子的行为像我,觉得都是我打骂的结果,为此特别自责和恐惧。有一段时间觉得太太也成抑郁了,觉得她有很多地方有抑郁的症状,当时我太太为了帮我寻求治疗方案,在上网查询抑郁症的资料,我都不让她查,真担心她也变成抑郁症,心里想全家人都是抑郁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死了算了。当然,这都是一种抑郁状态下完全扭曲的感受,我太太就多次同我说:“我是不可能患抑郁的!”

    在心理学上抑郁症被列为神经官能症中的最高等级,这是非常正确的,首推当然是治愈难度。我的感受就更深刻了,我当时除了抑郁外,还有强烈的焦虑、恐惧和强迫观念,当一个红砖头在我眼前时,有时莫名其妙出现一个观念,“我会不会用这个砖头把我的孩子给砸死呢?”;有时看到太太熟睡的样子又会害怕自己会失去理智把太太给掐死。在研究健康心理学的时候,书本上经常出现“癌症”这个单词,我一看到就非常恐惧;当然最大的恐惧莫过于看了抑郁症的治疗方案中还有电击一项,简直是毛骨悚然。

    我当时情况是非常严重的,有一次我请一个同学在家吃饭,我都出现了短暂失忆现象。这个同学是北京人,年龄同我相仿,我在路上遇到他,我让他在家里来,我开始做菜,做着过程中我就不知道锅铲到哪里去了,当时我很害怕。还有就是掉头发,我以前也掉头发但不是太在意,在抑郁发作时,掉头发都让人恐惧的难以置信,总担心头发会一夜间全部掉完。

    正是因为心理障碍治愈有很大的难度,所以美国很多心理医生不会轻易接受某个病人,在接受你之前一般他们都要问:“你是不是想自杀?或者你是不是有自杀的念头?”如果你有太强烈的自杀倾向,他们是不愿意接受你的,因为他们不想惹麻烦。患有心理疾病而自杀的比率是很高的,在中国每年20万自杀群体中,有80%是患有某种心理障碍的,在美国这个比率更高。

    我同许许多多的心理疾病患者一样,当时也想到了死,因为我出生在农村,原来特别相信算命,遇到重大的事情往往就算命占卜,这次也不例外,当时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就从美国打电话给农村老家,请家里人给我算一卦,看一看还能不能活过那一年,如果说瞎子当时说我活不过那一年的话,我很可能那一年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现在我再也不相信算命了,因为我对心理做了深入的研究,我知道算命是封建迷信,是彻底的伪科学。

    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的生命。一天我同太太一起去一个小杂货店买菜,那里放了几本免费赠送的书籍,美国经常有许多人愿意做义工帮助他人,赠送书籍也是其中的一种。我好奇的拿了一本,这本书是《you can heal your life》,由美国作者露意西丝?海所着,这本书几经再版,仍然是美国最畅销书之一,曾创《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50周冠军,中文译本叫《生命的重建》,此书教你如何有效的改变自己,并提供了一些有效的基本方法

    我开始时就是用这本书指导我,在心理医生的同意下,我把所有的药都停了。要问我为什么停药,这主要同药物的副作用有关,我的心理医生是罗德岛州的Crest,他的心理诊所在距布朗大学不远的希望街(Hope St.)上,由于上次吃的药不能解决问题,然后他给我换了另一种药,这种药刚开始吃的时候只是感觉到头发热,十天后我感觉到大脑电闪雷鸣同时出现幻觉并伴随心跳加快,而且自己不能忍受,感觉自己好像要成疯子了,同时我的面部皮肤出现烧烁感,接着出现面部皮肤脱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停了药。在这里我也对药物说句公道话,药物因人而异,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大的副作用,而且我吃的第一种药副作用也相对小些,药物的作用对恐惧的稳定作用还是很大的。我对我的心理医生说:"我发现打坐十分有利于促使我内心宁静,另外我发现宣誓法对我也很有帮助。",我当时还在Crest的诊所表演了我是如何打坐和宣誓的,Crest仔细观察了我的打坐和宣誓的方法,Crest医生是比较有经验的心理医生,他同我说:“只要你能坚持,你可以停药并做研究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

    《生命的重建》作者曾经患有癌症,她也是在他人的指导下,彻底改变了她的心理,终于战胜了癌症,成为美国有名的大师级人物,她的很多书籍几乎在美国所有书店均有出售。我把书中的所描绘的法则在我的身体进行实验,刚开始就做宣誓练习“我爱我自己,满意我自己”,“我放弃在我意识中制造担心和害怕的旧思想,我现在接受我安全”。我发现以前经常想害怕的事情,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想得少了。接着我练习了“大脑是我的工具,它随时接受我的控制,我现在每天晚上睡得特别的熟,特别的香”,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的睡眠有很大的改善。 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说明这个方法是可行的,说明作者提供的大方向是正确的,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

    从此我决定全身心研究心理学,特别是健康心理学和积极心理学,我要首先让自己健康起来。我去美国是研究金融的,从那时开始我决定放弃金融方面的研究,终身从事心理研究与实践。积极思想心理学已经在美国哈佛大学作为心理学的研究科目之一,因为我可能是华人中第一个研究积极思想心理学的人,在这方面没有任何中文资料可以借鉴,在刚开始研究的时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当时我碰到了第一个问题就是宣誓法的运用问题,其中积极思维心理学中,都有这样的英文句子:”I release the past, I love and ept myself exactly as I am.” 当时我想我的母语是中文,还是用中文宣誓比较好,它可能更直接更有效。当时我想怎样翻译“release”这个单词呢?这个单词从字面上来讲不复杂,它有释放,解开,不要,让它走等意思,为这个句子,我同很多中国留学生进行过交流,也同美国人进行过交流,美国人说的无非就是“let go”,中国留学生基本上拿不准这个单词,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文化。当时我在想,我可以把上述的句子翻译成“我让过去的走开,我爱和接受自己就是我现在的样子”,“我释放过去的,我爱和接受自己就是我现在的样子”或者“我不要过去的,我爱和接受自己就是我现在的样子”。因为心理学上有释放之说,所以我选择了“我释放过去的,我爱和接受自己就是我现在的样子”,然后开始练习,当在练习的时候我非常害怕,我想如果我释放了我所有压抑的过去,而过去的又没有离开我的话,这将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最后我用了“放弃”这个词义,后来所有这类句子,我都选择这个意思,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还有就是宣誓法怎么做,我又专门同露意西丝?海联系,由于同她联系的时候她已经是79岁的老人,她不再工作了,她给我推荐了一位曾经接受过她培训的学生安吉尔女士。

    接着我开始研究詹姆帕尔司基(Gerald G.Jampolsky)的《让爱赶走害怕》,英文名是《love let go of fear》,舒克蔓(Helen Schucman) 和塞福特(William Thetford)的《神奇的课程》。舒克蔓(Helen Schucman) 和塞福特(William Thetford)是美国研究医学心理学的杰出心理学家,他们出版了一本轰动世界的著作,名为《A Course In Miracles》,中文书名为《奇迹课程》,这本书是美国从事积极思维心理研究的经典之作。这些理论让我彻底解决了心理同认知的关系,研究之后豁然开朗,对美国人从事心理研究的方法也极为佩服,这些美国的大师们在不断拓展心理研究领域的同时,更没有忘记要把这些理论用于指导我们的心理实践,救人于水火。
    三个月后,我的病情基本得到控制。三个月的心理调整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深深体会到这个理论的力量,我发现这个理论非常系统,从事这项理论的研究和实践的群体非常大,有心理医生、科学家、医生、社会工作者、应用领域也极其广泛,后来才知道美国比较成功心理咨询师也都在运用这种方法,这个理论在美国叫做积极思维,其实这种积极思维理论中融合了各种技术,美国很多人又叫重塑生命(Life transformation),也有人称它为自我成长(self-growth),美国所有书店里都有这类书记的专柜,目前中国还没有开展这个理论的研究,在美国这项研究已经是方兴未艾。改变过程中,我内心非常感激美国心理学家,是他们所做的种种研究成果把我带入了心灵的宁静,让我深深体会到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同时在那个时候,我就坚信我要把真正拯救人的心灵作为我的终生职业,我要回国服务我的同胞,服务全世界的华人华侨,从事这项事业使我找到了人生的真正价值所在。

    当时有几大问题困惑我,一是我的家族成员中,我的母亲是“疯子”,并于1992年服毒自杀,我的舅舅“精神失常”,我的姐姐也同母亲的病情一样(在我的帮助下,姐姐现在已经痊愈),这让我想到了遗传,我非常害怕。二是抑郁症到底能不能治好,从统计数据上显然得不到满意的答案。

    由于家庭在农村,我母亲临死时都不知患了什么病。我的记忆中,很多人偷偷称我母亲为疯子,其实我发现母亲一点也不疯,她意识很清晰,就是有时特别烦躁,这时候就很容易同他人吵架,现在知道这就是焦虑的表现。母亲经常睡不着,并且害怕,我原来不知道母亲会害怕什么,我父亲还经常为这事情骂母亲。现在才知道这些都是抑郁的表现。我同我们学校的社会工作者(美国社会工作者也做一部分心理咨询)谈到我的家庭情况,我问他我这种情况是不是遗传,他的回答是:“你最好是不要这么想”。他的话更加深了我的害怕,他的话我当时的释义是:是的,你是遗传,但你这样想只会加重你的心理负担。

    在研究中,美国哥仑比亚大学Helen Schucman 和William Thetford 教授的研究成果给了我第一个问题的答案。Helen Schucman 和William Thetford指出:“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来自过去的思想。我想“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来自过去”是不是说我们的抑郁、焦虑及恐惧也是来自过去,回想我的成长历程,我认识到Helen Schucman 和William Thetford 教授是完全正确的。

    我发现我们所谓的抑郁、焦虑及恐惧等都是后天习得的。我出生在一个矛盾交织的家庭,我的母亲从十二岁起就抱养给他人当童养媳,当她长大要同她的丈夫结婚时,在新婚的夜晚,丈夫突然因腹部疼痛而身亡,后被迫改嫁,改嫁后嫁给我父亲,我的父母特别不和,似乎我有记忆的第一件事就是家里着火了,然后父亲就把母亲的头使劲地往门上撞,接着就是母亲撕肝裂肺的哭吼声。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对我心理对抗影响最大的人一个是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哥哥。我的母亲虽然嫁给了我的父亲,但是她还是一直思念她的前夫,我发现她总是提起她的前夫,而且一提到就会很伤心。母亲的情绪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记得在我读小学时,我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看母亲在不在家,因为她经常为一些事情同父亲吵架,然后就会出走,每当母亲出走的时候,总是觉得家里非常凄凉,只有母亲在家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温暖和安全。有一次我回家,我发现母亲又不在家,我非常着急并四处寻找,我担心母亲会有什么不测,因为她经常流露出人生没有意义,想轻生的念头,后来在离家有一里多的坟地里找到她,当我看到母亲的时候,她正在伤心的对着一座坟哭泣着,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早在我出生之前就夭折的哥哥的坟墓,其实那天既不是清明,又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不知母亲为了什么来到哥哥的坟前哭泣,这样的事情在我童年的时候是经常发生。当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发现母亲在家我会感到很幸福,很安全。母亲的对我的影响是无处不在的,她特别伤感,经常无缘无故的哭泣。记得在我十三四岁左右的一个腊月三十,早上起来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三十可以吃年饭,放鞭炮,还可以穿新衣,心里美孜孜的。我一大早就开始贴对联,忙的不亦乐乎,到四点钟全家要吃团年饭的时候,母亲突然因为想到一些过去的伤心事而哭了起来,整个气氛一下子完全变了,我以前认为春节是最快乐的,谁知春节也会因为母亲的不高兴而郁闷起来。

    这样的环境让我很快学会了多愁善感,对人生有太多的伤感,太多的不如意。记得在我高中的时候,进入了九江一中上学,九江一中是江西省的重点中学,我的成绩当时还不错,但总觉得很难找到人生的意义,有一次我来到离我们一中不远的舅舅家,流露出人生没有什么意义,舅舅也不懂教育孩子,而且还应允了我的说法:“人生就是没有什么意义”,当时我才十七岁。

    除了母亲对我的影响以外,再就是我的哥哥,由于他文化程度不高,如果不服从他的意愿,他就会严厉打骂,他让做的事情你必须作完,不做完他就会用竹条用力的抽打。我同哥哥的岁数相差十多岁,我特别畏惧他。有一次我上学忘了带书本,赶紧回家取,由于下雨路滑,为了加快速度我穿越了农民的菜地里,后来农民发现了并告诉了老师,我连续几天都非常害怕,担心会招来哥哥的毒打。

    别看我出生在这个多事的家庭,而且虽然家庭很贫困,但总体上来说童年是愉快多于郁闷,我一有时间就会找伙伴们玩。心理对抗是随着个人的成长与日俱增。我真正的抑郁和恐惧实际上从大学开始的,由于人际关系不好,而且自己特别容易生闷气,在临近毕业分配的时候,我的面部肌肉已经不听使唤,经常无缘无故的紧张,而且心情非常低落,实际上在当时我已经是抑郁很深了。我的生活经历给了我对抑郁、焦虑及恐惧的重新认知。这种研究让我坚信改变我的思想及世界观,我的抑郁就会消失,我的痊愈证明我是对的。我原来的讲稿是英文,美国的一位大学老师看到我关于抑郁、焦虑及恐惧形成的解释,非常高兴并鼓励我把讲稿送到出版社出版。

    紧接着的问题是抑郁、焦虑及恐惧是否能治愈。特别是抑郁症,一是从统计上来讲抑郁症治愈率是非常低的,二是医学上讲内源性抑郁都要靠药物。因为多数时候我的抑郁是突然爆发的,似乎没有外因,这就是国内所说的内源性抑郁。
关于这个问题我从心理咨询所用的方法中得到了答案。
    大多数心理咨询目前使用的方法是认知疗法,所谓的认知疗法就是同来访者讲道理。这个方法存在二个问题,一是认知疗法的效果直接取决于咨询师本身的认知水平,如果一个咨询师在某方面存在认知误区,那么咨询师对心理障碍的治疗就是不彻底的。
    咨询可以归纳为几种:一类完全以自己的好恶来引导他人。我在美国患病期间接受了多位咨询师的咨询,我对一个咨询师讲我想调整好人际关系,我总觉得人们在欺负我,他对我说:“如果一个人总是欺负你,你有必要做反击。”实际上按这种推荐的模式处理人际关系,永远是冤冤相报。另一类是机械的运用自己从书本上学到的心理学知识,不懂得心理原理的实质内涵,国内很多人在运用森田理论,有的咨询师对来访者说:“它要去想,你就让它去想,要做到无为”,结果是很多人越想越严重,这是对森田理论的莫大曲解。怎样理解森田理论的“无为”呢?森田理论的“无为”同佛教理论的“不执着”是一脉相承的,它指的是我们对待出现的一个思想或念头时要做到不压抑,不排斥,不牵引,不占有,而是全身放松地去接受它,同时又不主动想它。也就是说,当一个负面情绪出现时,我们要像看到一棵树,一片蓝天那样,从我们面前稍纵即逝,在心理不留痕迹,也就是佛教所说的不着相。还有一类咨询是把人们从一个阴影引向另一个阴影。一个咨询师主动去为一个有长相“缺陷”的学生做咨询,他说:“长相不是人生的全部,你可以把你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你的优点上。”好像这位咨询师说的有道理,其实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种咨询埋藏了心理对抗。“长相不是人生的全部”这句话等于心理咨询师承认了“她是不美的”,也就是说这位学生是不够好的,不够好就会让她自卑。接着咨询师说:“你可以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到你的优点上。”我们看看我们的认知过程就会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人的认知过程是,一个物体通过光线反射到我们的眼里,光线通过瞳孔到眼球和眼球底部,再通过神经系统到我们的大脑,同我们的大脑中的图像进行比较,你难道能让她看到比自己漂亮的人时就闭上眼吗?或者说她能让所有的人不在她面前讨论漂亮这个问题吗?当然是不现实的。我回国后,有一位女士找我咨询,她曾经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她说:“冯老师,当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在吵架时,她们骂你这个贱货或你这个骚货,我就特别难受。”按我们这位心理咨询师的方法,难道能让所有的人不准说这句话吗? 显然这种方法是不能解决这个女孩子的心理对抗的,按照认知理论以及积极思维理论,一个客体的美和丑与该客体的样子是没有关系的,而与你对这个客体的认识有关。很多人接受公认的美就是美,其实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如果都把公认的思想认为是不可以改变的话,那么我们可能永远停留在过去某个水平上。如果哥仑比亚同那时所有的人一样相信地球是平的,就不会有新大陆的发现;如果莱特兄弟接受当时公认的事实,就不会有飞机上天。我们对美的认识从来就没有固定过,一个时代同一个时代美的标准不同,同一个时代人们对美的看法也是千差万别。所有的客体还是原来的,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差别呢?缘与思想罢了。所以消除那个女孩子心理对抗最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她接受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有的人会说,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她是最漂亮的并不是排她性的,也就是说她是最好的,别人也可以是最好的,或者按佛教的说法,“世间本无一物,只因由心生来”,也就是说世上本来就没有美和丑,只因我们接受了某种思想罢了,我们可以重新选择思想,从咨询的角度要它接受她是最漂亮的,必须去掉过去的思想,也就是我们要做净化练习。
    二是认知疗法并没有解决潜意识问题,如很多人认识到愤怒不好,可谓解决了认知问题,但是就是无法摆脱愤怒,因为愤怒的思想还在,思想就会指导行动。心理医生目前使用的方法就印证了统计学的规律,所以统计学是非常科学的,关于心理障碍治愈率的统计结果反映一个时代心理咨询师和医学技术的发展水平。而积极思维理论就完全不一样了,它是根据个人的目标进行彻底的改变思想,你有任何不满意,我们都可以改变它。

    再就是内源性抑郁,给人感觉是没有直接原因,但内源性抑郁会不会像作者安得逊所著《癌症征服者》一书中对癌症所描述的那样,癌症它是一个过程,它仅仅对你发出一个警告信号,要求你改变你的生活方式。同样,我们的内源性抑郁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的,它是我们成长到一定程度,或者说我们把内部的对抗累积到一定程度而发出的警告信号。 我的情况很好的说明了什么是内源性抑郁的问题。我从出生到高中以前基本上体会不到什么是抑郁,虽然家庭有很多矛盾,心情经常有不快乐的时候,但是不快乐的心情很快就会过去,我的身体都很好,精力也很充沛。但是到了大学,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糟糕的人际关系让我完全不能摆脱,而且每天必须面对,在这样的环境中,低落的心情持续时间变长了,而且身体也悄悄发生了改变。当我即将毕业要照毕业照的时候,我的脸部肌肉是非常的紧张而不自然,而且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当我和同学一同打包并准备到新单位去报到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拖着疲惫身躯的“小老头”。

    改变的过程绝对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有时还非常痛苦。每当我极度痛苦时,我总会想起一个美国小男孩的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这句话来自詹姆帕尔司基著作《让爱赶走害怕》。 詹姆帕尔司基是美国最有名望的外科医生、心理学家之一,这本书在美国也是非常畅销,书中他介绍了一位十多岁的男孩被三辆车从他身上压过,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几个月尚未苏醒。治疗组决定放弃治疗,但孩子的妈妈坚持要求继续治疗,孩子终于苏醒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在医生的指导下开始身体和心理康复,一段时间后孩子居然能站立起来并主动帮助他人,这着实让詹姆帕尔司基感到喜出望外,詹姆帕尔司基问这个男孩:“在你最艰难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小男孩说:“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就是小男孩的话不断地激励我,我对自己说:“在他人身上发生的奇迹,也一定能在我的身上发生”。
    记得刚停药的一段时间,我晚上睡觉时很难入睡,全身冒汗,就起来打坐,打坐的方法是非常科学的,我发现无论心情有多烦躁,打坐能有效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有一次,我完全处于一种焦虑和恐惧之中,就集中精力打坐,练了二个多小时后,我的全身由完全紧张和焦虑到完全的松弛,难怪美国很多教科书上已经把打坐列入减压的重要方法之一。我发现打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能释放埋藏在心理的压抑情绪,记得在打坐念佛二个月后的一天,打坐的时候,我突然心理焦虑的无法忍受,原来我想起了我童年七八岁时的往事,当时母亲同她人发生不快,感受到母亲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埋藏在心中的三十多年的情感一下爆发出来,那天晚上,我哭了整整40分钟,说实在的,如果没有打坐,这种在心中埋藏三十多年的情感很难爆发出来,因为我早都忘记了这件事。 不过我要奉劝准备打坐的人不要轻易去佛堂或庙宇,佛教有一句话,“人生难得,佛法难求”,这是什么意思呢?它是说:理解佛法的法师不多。

    还有一次,我突然感到非常害怕,我就开始慢跑(美国的医生同我讲的,慢跑有利于消除紧张感),同时不断地对自己说:“我现在接受我完全的安全”。我不断地告诫自己我所有的害怕都是一种假象,安全才是真实的。 对付害怕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安全冥想”。我想象自己在一个世外桃源中,我在世外桃源的入口处安装了一个害怕杀死装置,所有的害怕一到入口处就全部被杀死,我在世外桃源里无忧无虑,我做了这个练习大约一周后,我在想象我的世外桃源在不断扩大和延伸,扩大和延伸到我所生活的城市,就是这种方法帮我赶走了所有的恐惧感。

    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我对心理疾病是一个连续的谱系有了切身的体会。刚开始时,我的抑郁、焦虑、恐惧、强迫是纠缠在一块的,似乎他们采取的是集团作战,不断连续向我冲击,这种冲击不仅仅是语言上形容的,内心感受就是真的像冲击电锤一样向内心发动冲击,这种冲击让内心非常痛苦难忍。随着内心逐步变得平静,抑郁、焦虑、恐惧、强迫开始分离,他们开始变成单一兵种作战,显然单一作战的威力降低了,痛苦感有所减轻,但是也不好受,有一次我的孩子让我陪他打篮球,我实在是焦虑的不得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纯焦虑,而不是复合的心理对抗;还有一次,我陪我的太太去普罗维登斯的超市买东西,我们刚下车,我就觉得不对劲,心理恐慌来了,我就同我太太说:“你在这里买东西,我先回去一下。”我赶快驱车回家打坐,这次恐惧也是单独的,恐惧来的时候它伴随着躯体变化,我发现我胸前长长的静麦都被暴露出来,这次我打坐了四十分钟,心情开始平静下来,但在这之前的一次复合性焦虑和恐惧时,我打坐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种种迹象表明,随着我不断心理治疗,我的心理疾病正在朝着好的方向一步一步逆转。

    对心理疾病是一个连续的谱系还从我对躯体的感受上得到印证,刚开始时,我对躯体是没有感受的,对抗来了惊慌失措,根本不知道从哪儿来,后来发现每次在对抗来的时候腹部开始收缩,然后嘴唇开始干裂;随着改变的深入,我感觉到胃部到腹部像一个大铁柱子,坚不可摧。但是有一天我的胃部和腹部开始出现奇妙变化,这是在我坚持打坐到五个月的时候,一天早晨我照例坚持打坐,在打坐进行到二十分钟的时候,我的腹部和胃部出现颠覆感,好像大铁柱子的根基开始动摇,朋友们不要以为大铁柱子根基开始动摇,就不痛苦,其实这个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接下来一段日子里,它开始缓慢地变成了一片网状;最后变成了游离的乌云。从躯体的感受上也反映出内心的平静让我变的越来越健康,铁桶→网状→乌云,这个渐进过程就是连续谱系最好的例证,当然是越来越好。在这里我要奉劝朋友们不要把我的这种内心感受也作为改变中的一种必然,人的感受是不同的,但是你的内心越平静,你就会越健康,这是一个不变的法则。

    我在研究和自我治疗的过程中,发现所有的消极思想都会影响我们的心情,直接影响我们的心理健康,我就把一个又一个消极思想都改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消极思想真是很多,而且真是让人害怕,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发现自己心情逐渐变得平静下来。

    通过一年多的耐心、艰苦、细致的研究和自我治疗,我终于走出了抑郁、焦虑和恐惧的阴影。现在回想起来,我明白为什么抑郁症的治愈率是如此之低,其主要原因是抑郁它不是孤立的,它是我们的思想以扭曲的方式感受了现实生活各个方面而形成的。我的抑郁中包含了抑郁,焦虑,恐惧,还有一些强迫,所以说治愈抑郁难度较大,但是它是完全可以治愈的,我的经历说明了一切。
    现在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华人给我来信来电,希望给他们一些建议,有的同胞甚至希望通过和我通一次电话给他一些灵丹妙药,这实在是不现实的。如果说我能给你建议的话,一是建议你以开放的心态接受新的积极思想,有的人对一些东西想都没有想一下,就轻易的否定了,如果说我当时在美国的时候,我没有怀着开放的心态,我哪里会有今天呢?。二是相信和运用科学的方法,对自己有耐心和爱心。三是不要相信局限,相信没有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无论你是哪种心理问题或是躯体疾病,都能找到科学的方法。当然我们现在所用的方法就很科学,如果你有这样或那样的心理问题或是躯体疾病,请同我们联系,我们可以让你的内心恢复平静,我们不是医生,但是我们可以让你配合医生,加速你的愈合;如果你的亲人、朋友患有这样或那样的心理问题,请转告他们,重庆的冯老师可以很好地帮助他(她),只要他(她)有改变的愿望,他(她)就可以重塑生命。在这里我把我们的电话留给你们,方便你们同我们联系:023-63672686,023-86593168。

    在走出阴影后,我开始在麻省南部、罗德岛洲公用图书馆和精神病医院讲座,很多中国同学感到很奇怪,说David(我的英文名)敢给美国人上心理课。其实对我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我所讲的都是我对心理治疗的体会,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抑郁、焦虑、恐惧症和强迫症是完全可以治愈的,并同时在美国以老师的职业开始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去Cranston市精神病医院做讲座的时候,一个医务人员拉着我的手说:“太好了,太好了,天天从我们这里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哭丧着脸,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记得有一次一个美国中年男子来找我,他的一只腿有一点不方便,他说:"我老了,不行了"我问他多大,他告诉我他四十多岁。我同他说:“朋友,你现在才四十岁,你换一种思维方式你的生命就会不一样。”随后我让他回去做一个创造性的冥想并推荐了几本书给他回去看,一周后他给我电话说:“谢谢你,David,你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我于2005年初回到了重庆,回国后通过了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的考试(二级),创建了重庆重塑人生心理咨询。感到欣慰的很多人在我的帮助下,心灵得到了自由。某大学生用了三年时间,跑遍全国的大医院,结果是一次一次的让他失望,在我的帮助下用三个月的时间,恐惧消失了。某女生手上绑了一个橡皮绳,一旦出现消极念头时就打手,几年过去了,手都肿了,却不见好转,在我的帮助下,她已经完全康复,她曾经给我发短信说:“冯老师,你是上帝给我送来的礼物。”某企业家因抑郁在家休养不能上班,我对他说:“照我的方法做,你一定能行!”不到半年时间,他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在北京某外企工作的研究生,被检查出患有中度抑郁,在非常焦急的情况下找到了我,通过三个多月的咨询(每周一次),她已经完全康复,在咨询过程中,我要求她做了很大的改变,她说:“冯老师,我的父母给了我的身体,是你教了我正确的思维方式。”

    我要尽我所能帮助更多的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天下没有不可能治愈的心理障碍。如果有人说“我的故事”有广告嫌疑,我要说广告不是坏事,一个好的技术需要广为传播,因为它能造福民众,是民众所需;巫术的传播才是贻害百姓,将为百姓所唾骂。

返回->心理快报标题 返回->心理咨询首页

  
友情链接: Ugg Boots Pandora Bracelets Ghd


重塑人生承诺:我们拥有国内一流的心理咨询专家,具备丰富的心理咨询经验,
独特的重塑人生技术,让每位学员心灵得以成长。我们时刻关注学员成长历程,帮
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心理问题——重塑人生,让你的人生重新开始。
我们拥有抑郁症咨询、强迫症咨询、恐惧症咨询、心理咨询等方面的心理咨询专家,重塑人生心理咨询网向你展示
着我们的实力、信誉,期待您的加入。

★ 重塑人生 ★ 版权所有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fengdarong@yahoo.com.cn
联系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龙路268号10栋4-6(加州百合园公交站旁) 预约电话:(023)63672686 电话咨询:+8623-67750949
开户行:重庆市农业银行 卡号:9559980471274921512 户名:冯大荣
网站备案号:渝ICP备06003902号公司博客